波尔多2010

波尔多Bordeaux 2010:现代经典

波尔多Bordeaux 2010:现代经典 波尔多2010 波尔多Bordeaux 2010 http://decanter.media.ipcdigital.co.uk/11150/00000181f/5e52_orh100000w160/Steven-Spurrier.png http://decanter.media.ipcdigital.co.uk/11150/00000181f/4df0/Steven-Spurrier.png
  • Thursday 16 June 2011

生产商与评论家一般都很排斥说“迄今最好”这样的话,但是该浓郁、认真、适合陈年的年份几乎可以与1982年甚至1947年相比,在发行价上创下了记录。Steven Spurrier 认为,虽然大家对这一年份赞誉有佳,但聪明人不应专注于一级酒庄,而应该把目光投向佩萨克-雷奥良 Pessac-Léognan 红葡萄酒与白葡萄酒。

Spurrier ???

由于去年6月的《Decanter》上已经引用了“我人生中最好的年份”,我会将2010命名为“一款令人尴尬的年份”——这是Bill Blatch被推崇的《Ventage Report》 的题目,也是我很赞同的观点。而且我很肯定大多数波尔多酒堡主人也会深有此感。
在四月上旬之前几周的品酒会上,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;然而,四月上旬大多数人一致表示2010是比2009更“经典”的一年。
我记得Barons de Rothschild(拉菲Lafite)酒庄团体的总酿酒师Charles Chevalier,针对2006与2005相比较,也说过相同的话。并且他还提到他希望“经典”不会被看作“缺乏成熟度”的委婉说法,因为这种情况曾在过去发生过。不管与1989、1982、1959、甚至1947与1929相比的极其浓郁的2009年份根本不经典;根据 Château d’Issan 的 Emmanuel Cruse 所说,2010年份(尤其在左岸)“更具波尔多风格、更认真”。

我多次被告知,这是“为英国而非美国市场而生”的年份——但这种想法既忽略了日益优雅的美国人的口感,也忽略了大量葡萄酒被英国商人购买并迅速运往亚洲的事实。也许以“现代经典”能对其进行总结。
正如极好的年份情况(2010无疑属于其一)会被拿来与以前的极好年份做比较,而在这个优质等级上,这样的年份很少。在过去10年中,只有2005以及更低程度的2000被提及。1998被视为右岸的一个基准,1996与1995在传递去左岸时也被提到了,当然还包括1990,梅多克 1986,也有1970(这是许多酒庄在经历了多雨的1963,1965与1968年,葡萄不够成熟的1967与1969年之后,第一个盈利的年份),然后,如有漫长记忆,还有1949,1945与1929年。
浓郁与浓缩

不管气候和风格上的不同,最大的区别在于许多葡萄酒在过去10年中(而且在许多酒堡 châteaux 出现之前),投资从未加大,但品质却日趋优良。有些情况下,葡萄酒极其杰出地表达出了各自的风土条件,似乎很难想象它们还有继续提升的空间。
我问Charles Chevalier如何才能酿造出更好的拉菲葡萄酒,而他毫不犹豫地回答“下一次”。这样的态度惟有来自于对品质追求自始至终的持续热衷:延续到未来,回溯到过去。在这种情况下,完美的气候条件(参见报告)只是一个附加的辅助优势,并不是必须条件。
波尔多葡萄酒酿造同业公会在其详细报告中,强调了酿制完美年份葡萄酒的五个条件——如2009年——非常符合条件,另外,2010年是第三个干旱年,同时也是最干的一年,与前一年相比该年产量减少了30%,从而增添了葡萄的浓郁度。

必须指出,波尔多法限的产量比顶级酒庄(约50个,在国际市场上占据最重要地位)2010年的产量大1.5倍:这年顶级酒庄的每公顷创造了30-40百升的产量。由于这次小收成,严格的挑选便出现在第一、第二和第三葡萄酒中。
结果更集中与浓缩,而不是大批量。来自 Haut-Brion 与 La Mission Haut-Brion 的 Jean-Philippe Delmas 承认他的酒精度为历史记录最高(La Mission 红葡萄酒为不可探测的15.1%),但是2010的其他因素同样高:颜色、果味、单宁——整个产区的最高记录——但多亏干旱的天气,酸度也高。

当你拥有这样的浓郁度时,难点就在于寻找平衡性,酸度也成为了关键。即使这样,这使得他与他的团队进行了多于40次的盲品,才决定 Haut-Brion 最终的红葡萄酒的混酿。
佩萨克的完美性
这种感觉被在玛歌 Margaux 地区的 Paul Pontallier 回味,他说以前在酒庄从未见过如此浓郁的风味,浓度和新鲜度的结合也未曾出现过。
他将其葡萄酒描述得比2009更精确,更高端,更高级。Frédéric Engerer 简单地说2009年果味在单宁之上,2010年单宁在果味之上,果味相较以前更浓,但单宁也更成熟,更浓郁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

对于干白葡萄酒来说,太久没有勃艮第干白的名声,2010年非常干燥,产出的葡萄酒具有完美的成熟性,却不失酸度。佩萨克-雷奥良干白拥有水晶般的澄清度,具有其它品种难以匹敌的天然成熟度。
即使在索泰尔讷 Sauternes 这也是很好的一年:在9月末的小采收后,Climens 的 Bérénice Lurton 等下完雨之后,在10月7日、8日进行了另一场采收,然后于10月19日至23日这4天之内,在对贵腐极好的条件中完成了该年份。
因此,不仅仅是我的观点,2010看起来像最棒的波尔多年份,至今为止,与期望值相比,品尝期酒时让人没有疲累感。Vieux Château Certan 的 Alexandre Thienpont ——该年份最棒的葡萄酒——指出“今年比去年吐酒者少”。
往年佩萨克-雷奥良有时没有右岸利布尔讷Libournais 区早成熟性或左岸梅多克 Médoc 晚成熟性,但对我而言这年的佩萨克-雷奥良拥有极其出色的成功。这些葡萄酒不仅仅比其它好得多,更重要的是,它们是迄今为止最好的葡萄酒。
波美侯 Pomerol 既展示了浓郁性,又展示了优雅性,大多数圣埃米利永避免过度提纯,弗龙萨克 Fronsacs 和波尔多酒区 Côtes de Bordeaux 则继续在令人激动不已的进步。在梅多克,玛歌曾证明这个大产区可将品质的同质性与风格的多样性组合起来,而圣于连 St-Julien,波亚克 Pauillac 以及圣爱斯泰夫 St-Estèphe 也不留下任何受批评的空间。

该年份是左岸还是右岸年份?其实,因为该年份适合赤霞珠与品丽珠,所以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种,是一个‘珠’品种的年份:右边为品丽珠 Cabernet Franc,左边为赤霞珠 Cabernet Sauvignon。
更冷静,但更昂贵的期酒活动
什么是市场期望的价格呢?从目前贸易与媒介机构约6000名成员(比去年少一些)来看,美国人比较落后,亚洲人更多。
由于美丽的晴天的帮助,今年的氛围很好,没有去年那么难以预料。2009的成功正如2010不需要被推向一个已经为其准备好的市场。

Canon-La-Gaffelière 的 Stefan von Neipperg,准确预测了2009竞争非常具有竞技性,并表示“由于中国市场已经理解了1855评级系统,正在不断购买,所以价格不能下降;下一个目标将会是圣埃米利永 St-Emilion 和格拉夫 Graves”。
Simon Staples,英国最大的 Berry Bros & Rudd 期酒购买者不敢说今年的情况,但是 Berrys 的总体买家葡萄酒大师 Alun Griffiths MW认为2010具有很强的投资潜力。
在这个阶段并未提到价格,但和去年一样开盘价会很高,不可否认甚至会小幅加价。
我的个人观点是波尔多的顶级酒堡已经设定了基准价格,这在两年前是不可想象的,但现在市场已经能自然接受:一级酒庄每瓶450欧元至500欧元,超二级酒庄120欧元至150欧元,剩下的很少有跌至50欧元以下的。

我认为2010的期酒活动会更冷静,高价格会被接受,而且会在6月中旬之前波尔多国际葡萄酒及烈酒展览会 Bordeaux’s Vinexpo 完成。波尔多一直都是界内的名牌,列级系统正是与之息息相关的,而且现在品牌在市场上的地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,你和我也许不会接受品牌赋予葡萄酒的价值。
2010,现代最好的波尔多年份……直到下次来临前。

Steven Spurrier 为《Decanter》的顾问编辑,著名的品酒师以及 Decanter 葡萄酒国际大奖赛 Decanter World Wine Awards 的主席。

Decanter Events Pictures

Decanter Events picture galleries: still photos by Decanter's professional wine photographers of Decanter Events. Decanter runs more than 6 wine events a year, including our three yearly Fine Wine Encounters, now in their 14th year. Other events inlude our series of hugely popular 'Taste of...' events, and regular trade and consumer tastings